“妈,我好想你!”贵州将军山医院里的一次特

“妈,我好想你!”贵州将军山医院里的一次特

时间:2020-03-16 15:42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“2020年2月27日,是将军山ICU病房运行的第8天,也是1床的阿姨入住的第8天。”遵义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主管护师陈芳是贵州将军山医院ICU病房里的一名护士,她口中的一床阿姨张某(化名)是她连日来最牵挂的患者之一,为此,陈芳多方联系为张阿姨创造了一次与儿子特殊“见面”。

ICU病房里,护士为陈阿姨洗头。

不分白昼的ICU负压病房里

时间就像静止了

陈芳告诉记者,张阿姨感染新冠肺炎已经两周多了,因为年纪比较大,再加上二十多年的糖尿病,病情很严重,属于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,需要高流量吸氧才能勉强维持氧合。

“也许是因为防护服的阻隔,我们听力受到一定的影响,阿姨说话轻了我们听不清楚,大声说话又会让阿姨很累,所以平时阿姨的话语不多,我们的交流也基本是基于治疗的解释和配合。”

陈芳教陈阿姨用手机。

陈芳说,第一次看到阿姨对她露出赞许的笑容,是陈芳把一面挂钟挂在她床旁的墙上时。张阿姨笑着说,终于能一扭头就看见时间了。

也是这个笑容,让陈芳体会到张阿姨的几多落寞和无奈,同时也感到无比心酸。

陈芳说,在ICU这么一个负压密闭的空间里,不分昼夜的照明,频繁的操作处置,让患者连白天黑夜都分不清,时间对他们而言就像静止一样。

“这样的阿姨让我很心疼,特别想为她做点什么,除了疾病治疗之外的,能让她开怀展颜的事情。”陈芳说,看到阿姨在不停摆弄她的手机,陈芳就走过去和她聊了起来。

老人全家均被确诊

患病之后“失去联系”

也许是张阿姨这会儿心情和状态还不错,亦或是正好聊到她感兴趣的话题,张阿姨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。

她很骄傲的告诉陈芳,她的儿子、女儿都很孝顺,外孙也很能干,找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,边说着,边扒拉着手机的电话号码,告诉陈芳他们的名字。

老人说,这次病毒,全家人都被感染了,但是他们年轻,已经治愈出院了,就剩她一个老人家还不知道何时能回家。

两位护士一同协助。

张阿姨说自己又没文化,不会用微信,不会用手机,手机上连家人的一张照片都没有。

陈芳没法回答她回家这个问题,就换话题问了她和家人的情况,这时陈芳发现阿姨湿润着眼眶,视线一直停留在她儿子的名字上,但那个电话号码是三个没有规律的符号,显然打不出去,在通话记录上,长长的通话失败昭示着一个母亲的牵挂。

护士多方联系

为母子创造一次难得的“见面”

“ICU病房内没有一点信号,阿姨的手机也没法联通网络,我的手机也没法带到病房里使用,于是在征得阿姨同意后,我把阿姨和她子女的联系方式写在纸上拍下来发到了我的手机上,并向阿姨承诺,一定想办法联系上她的儿子。”

陈芳希望陈阿姨能与儿子见上一面,从病房出来,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,她洗完澡,匆匆扒拉几口饭,就开始找同事四处打听她家人的情况。

特殊的“见面”。

通过多道转折,终于和陈阿姨的儿子联系上了。

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,听到他母亲的消息,激动得眼泪都快出来了。这时陈芳才知道,其实这个大哥也在将军山另一个病区住院,但为了让母亲宽心,在早些时候家里人就告诉她全都好转出院了。

儿子和护士“善意的谎言”

隔离病毒,不隔离爱

自从陈阿姨住进ICU后,一家人的信息就断了,彼此不知道对方的状况,正焦灼不安。

为了延续儿子一家人的善意谎言,陈芳和他串通好口径后,让他走到病房外的过道里和陈阿姨视频通话“见面”。

怀着激动的心情,陈芳赶紧联系了在病房上班的同事,用病房内与外界联系的手机,开启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三方通话。

视频接通的瞬间,陈阿姨和她儿子在电话的两端就哭了起来,一个含蓄的中年人,大声喊道:“妈,我好想你!”

“那一刻,我的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。”陈芳说,听着母子俩在电话里倾述着对彼此的牵挂,她默默退出视频,耳边回响着阿姨的嘤嘤嘱托:我在这边一切都好,吃得好,她们对我也好,给我洗头,刷牙,还给我买了两套新衣服换洗,你们不要担心我。家里菜和米都有,放在柜子里的,米饭要蒸着吃,别用电饭锅煮,蒸着更好吃……

陈芳说:“那是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最无私的爱,无论孩子多大,不管身在何方,都是割舍不掉的牵挂。病毒隔离了彼此的距离,但是隔离不了爱。”

愿疫情早日散去,愿相亲相爱的家人都能团聚。

都市新闻

王彦德 记者 罗欢

编辑 申凌

编审 罗玮周密

戴口罩、勤洗手、勤消毒,不信谣不传谣